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阜阳市颍东区委员会!

以新思维面对新常态下农村信访问题

阅读次数:975 信息来源:阜阳市政府 发布时间:2015-05-05 15:55
[字体:  ]

以新思维面对新常态下农村信访问题

 

(颍东区政协委员  尹莹莹)

   “新常态”形容事物发展进入一种新的,不同以往而又相对稳定的状态或阶段。随着中国经济、政治、文化改革的不断深入,社会各方面都呈现出一种新常态,面对新常态必须要有新思维,以新思维决主动适应新常态。思维决定思路,思路决定举措,举措解决问题。当前信访工作也进入一种新常态,其表现主要有:

    一、农民的权力意识不断增强。随着我国民主法治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党员干部受监督制约不断加强,农民的维权意识逐渐增强,老百姓关注新闻,关注政策法规,尤其与切身利益相关的法律政策更是仔细研读,年轻的一代的农民拥有更宽广的视角,接触更多的新鲜事物,网络、电视、各种媒体开始影响着广大农村农民的思想。阜阳市颍东区某镇年轻农民上访带着IPAD所拍摄的照片,反映中心村公共设施未达到规划要求。农民对自己的权益维护的注重,对身边的干部作风问题,社会不公问题,不再像以前敢怒不敢言,而是敢怒敢言,信访数量也呈逐年增多之势。以阜阳市颍东区为例,2009年信访件156件,2010年126件,2011年140件,2012年162件,2013年179件,2014年1-4月份信息件53年,而2015年1-4月90件。

    二、信访诉求发生变化。2009年以前,信访问题集中在农村提留款,基层干部作风问题,2010年以来,农村经济社会的重大变革,在新农村建设过程,土地征用赔偿、农村建房、中心村建设及农村低保救助领域存在不公平、不公正、不公开问题时有发生,基层干部存在素质水平不高、工作作风官僚、工作效率低、对信访案件推诿拖沓、收受贿赂等现象,对成为农村信访的最大原因。

    三、驱利性信访仍居高不下。由于于信访考评机制的不尽合理,以信访的数量,尤其越级上访、非访数量,影响地方政府领导政绩,甚至以此“问责”,不少上访人摸到政府的软肋,提无理过分要求,得到满足后,开始长期重复上访,以谋取利益。尤其在“两会”、“春节”期间,上访成为高发期,还有一些上访人,私下说“缠一缠,闹一闹,回家过好年”,“要想上天 必须拆迁”。

   四、农民法制观念存在片面性。农民的法制观念不断增强,便对法制的理解还存在片面性,一知半解,断章取义,对自己有利的法律条文,熟稔于心,而法律要求同等的义务却不不清楚。法律在农民的心中成为要求自身权益的武器,而却漠视和忽视了对自己行为的规范和约束。      

  五、权大于法观念根深蒂固。 农民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后,不愿意通过法治化途径解决。一方面司法程序周期长、门槛高,老百姓对司法程序不了解,不愿意打官司。另一方面,在老百姓的观念中,权利至上,什么问题,领导一句话就解决了,信访解决快,政府领导是万能的,政府职责是无限的,什么事情都能包办。

    六、非访数量减少。因积案而到天安门、领导驻地的非访数量减少。现存一部分非访者,有一部分是希望制造影响的驱利行为。

    七、墨池效应引发。伴随着农民权益意识的增强,一个村庄的一个人上访,会引起一个村其他人上访,一部分上访也会带动一群人上访,一个群体上访,会引发其他群体的效仿。一部分老乡村医生,老民办教师、老畜牧员解决待遇后,继而引发其他群体纷纷要福利要待遇,政府面临按起葫芦又起瓢的困境。

   面对社会新常态下农村信访问题,必须与时俱进,转变思路,以全新思维来面对解决农村信访问题。即以法治的思维、群众的观点、包容平和的心态。

   法是一个社会的基本准则,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准绳。而对社会矛盾的错综复杂,唯有举起法的利器,社会才能和谐安定。

   法治的思维首先领导要有法治思维和法治解决问题的能力。当前有一些领导干部,在处理信访问题时,缺少法治的思维和法治的能力,面对群众的死缠烂打,松一松口子;在面对困难群众无理要求时,伸显爱民官德,一口答应;有的领导对案件已终结的上访群众的事情来友去脉不清,不去信访局了解当事人的详细情况,仅听一面之词,就动之以情,又做出调查处理的批示,造成本已终结的信访案件,信访人又拿着领导的批示当成“尚方宝剑”再次缠访。此种行为,并不是群众观点,更不是群众感情,而是破坏了法的公平性和权威性,更让群众看到了失之于宽,失之于软,从而助长无理信访人的气焰,也易造成了其他人效仿的墨池效应。作为一名领导干部要有要学法,明法。为官之义在于明法,无明法不足以正纲纪,无纲纪就不能护公正、张正义。“明”是让自己懂法、在内心拉一条底线。不突破,不逾越,更不能给特权让路。“明”也是让百姓懂法,知道哪些可为,哪些不可为。对待信访问题,不能因为是“弱势群体”,就给予超越法律政策界定的救济,不能因为是“强势群体”就以超越法律政策规定的惩处,要坚持原则性、敬畏法的权威性。

   法治的思维的重要内容要依法行政。应该看到信访的源头原因,并不全是是群众无理、刁蛮。而最根本的原因是政府没有依法行政。尤其与群众直接接触的基层干部及村、居主任中的一部分人没有按规矩办事,使很多国家好的政策在基层就走样,中饱私囊、收受贿赂,办事不公,严重损害了人民群众的感情,使群众意见大。而最初群众上访,也非常信任政府的承诺,但久拖不决、推萎扯皮也是造成一部分群众越级上访的原因。依法行政,首先要职权法定,公权者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皆于法有据,一准于法。其次要加对大公权者的监督。目前,国家对省、市(县)区地方政权领导的巡查和反腐力度不断加大,起大极其有效的震慑和预防作用,但对于根植于最底层的乡(镇)政权政权的监督震慑不够,尤其缺少对直接面对农民的村居主任的制约和监督措施制度。要加强对乡镇基层政权的排查和反腐力度,对于农民信访反映问题较多的基层干部,纪检部门要驻村驻镇办案。

  法治的思维,完善农村村民自治组织。首先要依法选举,严格落实村(居)民委员组织和选举的法律法规,民政部门要加强监督,从源头上把关,防止出现贿选、拉票等违反选举法的行为,防止鼓鼓掌、举举手等过于简单的选举方法,不断优化选拔方式,全面落实广大基层群众的各项民主权利,规范村务管理工作,深化村务公开,加强村居事物的监督制约机制。其次,进一步提高村居主任的福利待遇,使村居主任待遇要对村民有吸引力,使村民愿意当村长,同时,提高了村居主任待遇问题也是和承担的繁重的村级事物相匹配,可以避免一部分人因待遇差,任务重,而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谋利益的思想。三是文化教育资源要进一步向村居倾斜,建立定期村居主任的培训参观考察制度,村居主任直接接触群众,其法律政策水平直接影响和教育群众,全面提高村居主任文化素养和法律素养,在农民中树立良好的风向标作用。只有多方面的合力作用,让农民从身边的每一件小事,都感受法治的公平正义的力量,法治的作用和力量才会在全社会中凸显。

   治治的思维,要提高要全民守法、敬法、畏法、护法意识。培育广大群众的法治精神。加大普法宣传力度,避免形式的走过场,发发单子、挂挂牌子,要以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入心、入脑。文化部门可编法制小品、法制电影和法制电视剧,对每一领域的法律,都有老百姓易于接受的文化艺术作品。司法部门通过服役人员的现身说法等不同形式,要使农民在潜移默化中树立法治观念。

   群众的观点。对群众要有感情,要有责任,对受到利益侵害的上访群众要深刻理解其委屈、心酸和艰辛。即使对无理闹访的群众也不要视为刁民、蛮民。中国长期的城乡二元结构,农村农民曾经拥有最少的社会资源,却付出过巨大的牺牲,对当前政策和利益调整的改革期,要重视的农民的利益诉求。古语说:无不化之民。只有不善治的国家,没有不善的人民。要真心倾听群众的心声诉求,耐心疏通群众的怨气堵气,认真负责解决群众的问题,真正践行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展示政府为民服务的形象,让老百姓切实感受到温暖。

   包容平和的心态。在当前,社会和政府不少将信访视为不和谐、不安定之音,喜欢表面的花团锦簇、一片大好的景象,逢重大节假日,重要会议期间,对信访问题格外严密监查,在上级领导来视察时,迅速清理信访群众。很多领导都将信访视为“家丑”捂着、盖着,花费巨大成本,劝返越级上访、进京上访群众。有媒体报道,对媒体高度关注的“唐慧”案,当地政府为阻唐慧上访花费竟达上百万元。上访自古就有,在任何社会制度和国家里都存在,尤其面对我国改革的关键期,社会利益格局面临重大调整,有各种群众表达利益诉求,是社会改革的正常产物。《读者》曾刊登过一个短文《总结的邻居》,讲一位在住白宫对面,以帐篷为居,风餐露宿、日晒雨淋的老太太,数十年坚持一件事,向政府呼吁和平,反对战争,和警察和几任美国总统相处了十几年,这个简陋的帐篷,美国政府并没有将其视为不和谐景象被信访局、市容局给清理,而是允许其在白宫对面生存了十几年。  从另一方面讲,农民群众遇到矛盾困难去找政府,也是社会文明和民主进步的表现,人民权利意识的增强。几千年来中国封建文化“三纲五常,君权神授”、"存天理,灭人欲",等君民思想,农民一直是被愚化的对象,面现在社会的多元化,思想和利益也呈现出多元化,要正视社会矛盾问题,而不能视信访为洪水猛兽,要有一种理信、自信、包容、平和的心态来对待信访问题,更不能用信访考评机制,强压的行政主义,来捂住信访。

    只有我们矢志不移地推进十八届四中全会部署的依法治国的战略目标,以全新的思维,面对群众信访问题,公平正义的强国梦想就不遥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